万昱禾

Yells that will aye endure.

=攸澈。

让我再听你唱一支歌吧
让雨滴
重新降恩于这片被遗弃的荒原上
让泪水流进我干渴的唇缝
濡湿我的喉咙 心脏
到达我身体的每一个角落
然后 就由我 将它点燃
让悔恨之泉 永远
在我体内干涸

————
第一次真正产生了“想要赴死”的感觉。以往不论怎样想死,心中都执拗地坚持着“想要改变什么”的想法。完全不能理解他们对老一辈人的嫌恶,想让他们明白自己的做法是不对的,然而悲剧的循环终将持续吧,我连站起来反驳都做不到,又究竟能改变什么呢?

但抛下他们自私地死去亦是不被允许的。

「活着即是罪业」。说得没错。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