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昱禾

“与死比邻
而活着的人们
比起生与死的问题,
更愿委身于
一朵花的微笑……”

能同时敬重“疯子”并包容凡人的人实在太少了。然而最可悲的还不在于此,而在大多数人同时躲避着疯子,并且鄙视着凡人。


突然发现关注列表里没有观鸦桑的名字了。新号旧号都不见了。

一下子无比失落,以为自己还是招徕了他人的厌弃,虽然这只是人生在世再正常不过的事。

然而于心不甘。到处找啊找,从各种人的各种关注里找,都找不到。

唉,也许太太把自己在lof上的行迹全消去了——这么想,我心里多少会好受一点。

可是那些有趣的文字,有趣的哲思,终究是回不来了。


我觉得我此生是绝无可能看到理想的世界了。虽然我从未相信过它,但,我还是会失落。

真的,ChaiLing的内心告白非常让我心碎了。前一夜执起话筒呼喊着那些口号,第二天却悲恸地向记者告白。学生低劣的民主意识,头顶只想着赶快结束的人们——胜利是决计不会到来的,从一开始就是这样。可是即便如此还是要继续下去,继续下去——

就算被抹去了存在,玷污了名姓,他们做的事绝对不会消失——而那些人做的事,也绝对、不会消失。

即便对于备受强迫的人,我也会说,我不会忘记,更不会原谅。因为你们,可以把枪对准上空和脚底,你们可以把枪口抬高,一厘米。

今天当蜘蛛人翻去看了一个纪录片,是关于近三十年前的那件事的,和谐词打不出来,没办法。

我觉得这个片子拍得真的是很好,它能在充分调动人的复杂情感的同时让人看到事情的客观全貌——即便不是绝对客观,也是能让人“兼听则明”的。它完美还原了起因的热忱与悲壮,以及后续,如同历史其他学运一般内部的混乱与空洞的目标。自然还有,那些可悲可笑的对比。不过,我不建议不理性的人去看这部片子,因为但凡漏掉什么细节,都有可能造成理解的偏差;但我也不希望这边的人不去看这部片子,因为这段历史,其中的美好、勇敢、纯粹、坚毅,连同那些肮脏的东西,是一样必须被铭记的。就如同片尾那位失去孩子母亲说的一样:

“当人们失去了对理想社会的幻想,对……的崇拜,必须重新开始思考人性善恶的问题………他们才能再次向前走。我们必须自己认识自己,我们才能向前走。”

别的话,我无法多说。我无法倔强到丢弃身边的一切、爱我的人,去投身那样的事业。我只能在心里默默回想,祈祷,希望一切都停在那年的五月中旬,所有美好的灵魂还未变质,所有友善的人们还未消逝,那两人还能拥有社会意义上的生与自由,他们还能在同一间厅堂里,面对面交流……可是我只能在心底举起手,学他们比一个V字。其他的,我什么也没法为他们做。如此隐晦地写这些话,已经是我的极限。

看这片之前其实还看了一个短视频,是当时各种乱七八糟的影像拼起来的。描绘的是最后那天的事。

其中有一段我非常感动,是一个男生在刚刚到来黎明的大道上走,四处是残破的旗帜和稀疏的行人。他走着走着就哭了,越哭越厉害。然后四周突然就响起了“别哭!”“坚强点!”的声音,一个男生搭住他的肩,用同样的哭腔却坚毅地宣告:“我们一定会回来的!”“我们会胜利的!”四周的人忽然就聚了过来,鼓励的话太多,世界一瞬间嘈杂了。然后他们自发地向着摄像机,举起了那个手势——

我想我没法再说什么自私的话了。

(两个link都丢在评论里,能翻出去的就去看看吧。)

我厌恶政治。永远厌恶。


有些难过,只顾赚钱不顾当事人利益的律师是真实存在的,还不少。有些劳动争议案败诉的原因不是什么证据提供不足,而是提起的诉讼根本不在劳动争议的范畴内,法院要么不受理要么受理了也驳回起诉,还有很多因为违背“一事不再理”原则驳回起诉——难道代理律师事先会不知道这些?是不是明知如此还是帮当事人打官司,就是为了律师费?

唉,我也不愿这样揣测的。


等我死了,请再爱我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