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昱禾

Yells that will aye endure.

=攸澈。

Flower s?

*大概是一个可以猜到结局的故事。
*我并非文中的那一个,而是剩下的那一群。

那天 他带着他的纸花
沿着上学路上的小巷一蹦一跳
那朵纸花又破又皱
甚至不能被称为“花”
可仍然被他
小心翼翼地护在心口
这是上周老师布置的作业:
“每人回家做一朵小纸花
下周带来装点教室”
那个晚上他拿出了珍藏已久的卡纸
妈妈说
“我来帮你吧”
他摇了摇头
奶奶说
“很难做好的”
他摇了摇头
“我能行的”
这是他唯一倔强的回答
那个晚上他第一次熬到了十点
带着创口贴守护的喜悦
完成了他人生中的第一件杰作
那朵笨拙
却又可爱的花

那一天他捧着自己的花来到学校
班里兴奋的同学们
正拿着各自的成品叽叽喳喳
“喂!那是什么啊!”
突然有人这么叫道
瞬间聚集的目光让他涨红了脸
“哈哈哈,那也能叫花吗?”
洪水般的笑声冲垮了他
可他依然默默告诉自己
妈妈说过的
“只要是自己努力完成的
就不必在意别人的想法”
他坚定地迈向了座位
只是身边的声音依然喧哗着
赞颂着不属于他们的功勋
“我妈妈手真巧!”
“我奶奶最厉害!”
他感觉不到他们喜悦中
一丝一毫的真实
只是兀自坚信自己的小花
终将绽放在讲台最显眼的地方
每个人、每天,老师、同学
都将路过它
仰望它
或许它不是那么完美
可它一定比那些由他人代劳的赝品们
更加可爱
更加漂亮
——何况
努力,总该有回报的吧?

老师踏着高跟鞋声走了进来
他倏地坐直了
小小的心灵不住震颤着
手心中的丝丝细汗甚至沾湿了小花
老师走下讲台
他看着那个大人冲着那些假花们点头着
微笑着
但他从没注意到这些
小小的脸上只有抑制不住的狂喜
走近了
走近了
走近了!
到我这边来了!
他把双手收得比上课时还紧
把背挺得比罚站时还直
充满期待地抬起头——

“你真的有认真做吗?”

……
虚伪的花朵们正摆在讲台最显眼的地方开心地笑着
尽管
在它们身上看不到一丝生命的痕迹
他低下了头
当老师夸赞着那些“好学生”的巧手,批评着“某些”人不认真时
有一个孩子把自己藏了起来
连同小小的手上被剪刀划出的小小的伤痕
连同小小的记忆里曾经存在过的巨大的喜悦
此刻
那小小的心灵中
没有愤怒
没有悲伤
那里
只是空了

回家路上,他把那朵曾经珍视过的
皱巴巴的小花
扔进了垃圾桶
“我会
做一个好孩子的。”


【以上为结局二】
【结局一】
回家路上,他把那朵曾经珍视过的
皱巴巴的小花
扔进了垃圾桶里
“已经,不需要了”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