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昱禾

“世事沉浮?众生百态?”她看着窗外的雪景说,“我看腻了。”
沉默了一会儿,她却突然轻笑了一声。
“你以为每次出现这种事背后都有不同的因么,可笑,不过是人的劣根性罢了。”
“……人类哪来的进步,绝无可能。”
我就坐在这桌子对面,静静地看着她的眼睛。我知道她看的不是窗外的雪景。
也许我当时应该说些什么吧。也许……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