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昱禾

Yells that will aye endure.

=攸澈。

零重有感

*纯个人主观感想,不喜欢迎讨论
*尚未学会将情感倾注入文字的方法,可能有表意不清的情况

比起泠重,我更爱零重。
因为泠重给予人的更多是压抑,而零重更多是震撼。由内而外,由骨髓到皮肤的,深深的震撼。以及太过悲壮的美。
如果说泠重是阴雨,那么零重就是狂风暴雨后初晴的一刹那。
零羽是孤傲的,即便化为尸骸也是如此。她一直以来坚守着自己的信条,尽管她或许早已察觉,自己的信念终将把自己推入无尽的深渊。零羽的追求来源于她的爱,她对于世界尚且抱有的热情,对于某些东西的渴望。她嘶吼着,她嘲笑着一切不公;她将黑暗化作力量,并藉此撕碎了它。
只可惜,黑暗还是太过强大,她终究还是坠落了。
所以最后的最后,她选择用死亡,终结毁灭自己的黑暗,同时最后一次,狠狠地嘲讽现实。
是啊,这才是零羽啊,失去了追逐梦想的权利,所有的一切都化为泡影,与其这样行尸走肉般地活着,不如纵身一跃,拥抱逝去的理想。
但是这一切,对于泠珞来说,都太过残忍了。
零羽误解了泠珞的执着,误解了她的梦想。她以为自己太过脆弱,殊不知泠珞,也是一样。
零羽和泠珞的悲剧就在于,她们都把对方视作自己的光,却都看不见对方身后的黑暗。
在这双向的拯救之链上,只要一方崩溃,另一方也必定会崩溃。
于是零羽成了“背叛者”,尽管她事实上没有背叛任何人。泠珞成了“受害者”,在自己创造出来的“凶手”的威逼下层层坠落。
妄想症系列,孤独者的悲剧。
'
但是这悲剧又是如此的美丽。听完零重,我哭了一晚上,几次哭到窒息为止。第二天醒来继续循环,重新哭得泪流满面。
零重让一个几天前还略显不合理的故事,一下子就充盈了起来。
同时,让我被拯救了。
听泠重的时候,那刻进骨髓的孤独,与那无力反抗的痛苦,与我的心共鸣。那份压抑,让我无法抬头,也无法再笑了。
但零重不一样。
她给予我的,除了眼泪,还有擦干眼泪后的感动。
——原来零羽,那么孤傲的零羽,内心也是这样的啊。
前段日子,甚至可以说去年一整年,我都活在消极颓废之中,为自己无力改变现状而痛苦,为自己不能帮到别人而痛苦,为自己不被深爱的人理解而痛苦,也为这样颓废的自己而痛苦——如此形成了一个恶性循环,加上身边的人对于抑郁症患者、自残者、自杀者深深的不理解,我没能找到任何一个可以倾诉的对象。(曾经尝试向最好的朋友说起过,但最终还是说到一半放弃了。这多半是源于我的懦弱,因为你是一个对生命有着无尽热爱的人,实在是无法与你明说我的黑暗。把你归到“无法倾诉的对象”中去了,对不起。)
我本以为我和泠珞一样,憧憬着什么,却又无法得到。我曾以为我遇到了我的零羽,我曾以为我被救赎了——但,那果然是谎言吧。
我只能看到零羽的光芒,正如泠珞一样。
但现在,我看到了零羽身上的黑暗。
不过,即便是黑暗,也是如此的美丽啊。
或许到了此刻,我才有资格说,“终于能尝试去理解你了”吗。
'
就是这么简单,我被拯救了,被零羽,被乐正绫,被霾大,又一次。
最后说一句,霾大我爱你!
17.02.26

评论(6)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