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昱禾

历史

面对那漫长的、黄沙堆砌成的甬道,

我不曾活过,

甚至不曾诞生。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