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昱禾

“与死比邻
而活着的人们
比起生与死的问题,
更愿委身于
一朵花的微笑……”

论自己的心态被一年前的自己摸透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犹豫纠结了一周才打开信结果看见一句“你可别害羞了啊给我把信好好读完!”…………您教训的……是。qwq。)

回信……反正你也收不到就写在这儿吧。


致攸澈:

你好,一年前的我。

不知写信时你是什么感受,有犹豫吗?有决绝吗?有痛苦吗?还是单纯怕错过活动压着死线匆匆赶完的呢?我已经忘却了。但从日期来看你还没有完全走出痛苦,或许以上心情都是兼而有之吧。但至少我可以确定,现在的你已经不像以往那样独自沉沦于悲伤之中了,祝贺。

你的这封信让我回想起了很多以往的事了呢。其实你说得很对,面对自己面对自己的过去都是很需要勇气的事。感谢你的鼓励,所以我现在决定站出来了。

开头提及的事,直至现在我依然不清楚其中个中原委,不理解当事人想法。也许将我代入其中可以获得一些“自己的代入感”,但大都并无裨益。无法理解的事和人,或许错过某个时期就再也没有理解的可能,这是很悲哀的事,但也是很值得庆幸的事。

感谢你的三百分祝福,但鸽缘印社果然咕咕咕了,这份祝福传达到我这边时,选考早结束了。但还是姑且作为下周出成绩的护佑吧,谢谢。

好,感谢你的建议,我会把手机扔了的。(但是允许我春游那天摸一摸好不好QAQ)

我已经决定要考的学校了,把握吗?说来惭愧,还没有……你提醒我了,我马上去学习!

你问梦想?怎么可能会忘。会坚持的,绝对不会放弃。绝对不会。

现在的世界依旧和平,只是暗流依旧汹涌。当然,这个和平只是相对于我而言。

朋友们依然在联系哦。说起来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你在写完这封信的两个月后终于鼓起勇气给初中最好的朋友寄出了信件,并且到现在你和她还保持着书信来往。倾吐是很重要的没错,但意识到这一点还不够,愿意踏出这一步才是最重要的。不要害怕给予他人信任。

……

自己的卑劣啊。

或许要完全正视它还要耗上很久很久,但是,

我已经在进步了。这一点我可以确信。

毕竟,

你在去年下半年就已经将太宰先生“剖析自己”的勇敢刻入灵魂了。

至于自杀,已经不再考虑了。连相关的玩笑也不开了。是个进步。(当然某人频频说要把我煮了吃的那种不算x)

“坠亡”什么的……太夸张了。有功夫向下跳满足一己私欲,不如拉根绳子捞一捞别人吧。经过CTB你却仍然留恋于此,实在是有些令我失望。不过,每个人都会有这个阶段吧,也不能说你是完全错的。毕竟梦想家的勇气,不可或缺。

谢谢你,我的确不可能接纳自己与生俱来的原罪。但我会正视它们。我说到做到。

谢谢你,我会继续抵抗下去。但我也会学着去接纳异己者。但“判断应当在充分了解后做出”这一信条不会改变,对我自己,对他人我都如此认为。

谢谢你,我会进步。有些事即使你我无法完成,未来的你我也将继承我们的意志。

感谢你当时做出写下这封信的决定。

再见了,应该说永别了,一年前的我。

我不会害怕未来。



万昱禾
2018.04.21 于杭州

评论(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