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昱禾

“与死比邻
而活着的人们
比起生与死的问题,
更愿委身于
一朵花的微笑……”

每每我自己对写作产生迷茫,再次将内心藏于面具后时,总有那么些人的文字,一遍又一遍敲醒我,告诉我说你要诚实,你要直面自己的心。他们把我从水面上摁下去,又在我险些窒息时重新拎起,如此我才能不太轻浮,自以为孤高安乐。
生活是沉重的,无疑——除非我选择关闭一切进出口——只有全力去感受它们,回应它们,才能对得起这份沉重。

我永远感谢那些文字,那些诚实的人。

晚安。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