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昱禾

Yells that will aye endure.

=攸澈。

    近几天才于一位战士相遇。我看见他倒在了过去的洪流里,手中紧握的旗帜上的文字已经被重重墨迹或是血迹盖住,怎么也看不清了。我依稀听见他说的最后一句话是“赦免我”,却不明白到底是怎样的罪孽让他颤抖不已,以至于跪倒在地——不,不……他并没有跪下,只是时光的潮水淹没了他的头顶,最终沉寂了他的呼吸。为何无罪之人拼命自责而沾满血迹的灵魂却泰然自若?我不明白。
    我同样不明白他们所定义的自由和正义。
    我们所能做的只有,让他们的血迹不要那么快地淡去。

    在这个殉道者为道所背叛的时代。

「致敬一位理想主义者-20160219」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