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昱禾

Yells that will aye endure.

=攸澈。

“是否敏感的人终要使自己变得麻木才能不再痛苦?”
                                        
“要真是这样,那我宁愿一直保持流血的状态,到死也不要为了迎合残忍和冷酷而磨平自己的棱角。”

然而事实却是,这样下去终有一天,出于惓厌的本能,我也会沦为那暴虐中的一员。

而且我知道,它的影子,已经来了。

 
 
 

——所以

能撑下来的人真的、太了不起了。

评论(5)

热度(3)